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天地

——池店镇潘湖村

八闽鼎甲首开地 千年古村焕新貌

——池店镇潘湖村

发布时间: 2017-04-13 文章来源:晋江市政协 作者:黄鸿源 查看次数:

潘湖村在晋江市池店镇西南部,位于泉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之南,北距泉州市区、南距晋江市区都在七公里左右,东望泉州母亲河晋江出海口,九十九溪自村南穿流而过,村北为池紫公路,地理位置优越,是一个至少有1400年历史的古村落,这里更是被朱熹誉为“事业经邦,闽海贤才开气运;文章华国,温陵甲第破天荒”的唐代闽中首位甲第进士欧阳詹的故里。

《泉州府志》记载唐代闽中首位甲第进士欧阳詹的故里在池店潘湖

 

据史料记载,潘湖村落在东晋元帝大兴年间就已经形成。当时,由于“永嘉之乱”,中原动荡,衣冠仕族逃难入闽,沿江河湖海边沿居住。那时的潘湖尚在海边,为今泉州湾的北岸。率先来此垦殖的有陈、林、郑等姓,其时称“浮屠宅”。隋末唐初,江西鄱阳文士欧阳伯善游学武荣州(泉州前称),泛舟沿江而下至泉州湾向西凹入之处,见此间山明水秀、风平浪静,似如故乡鄱阳湖一般佳丽,遂隐居于此,外人将其居住的地方叫作“欧宅”。唐建中年间(780—783年),欧阳氏人口渐多,而其他姓氏逐渐迁移外地,欧阳氏将其居住的村落命名“鄱湖”,并将村前的内海也取名称“鄱湖”,以此纪念故乡的大湖——鄱阳湖。唐贞元八年(792年),欧阳伯善六世孙欧阳詹一举首登龙虎榜,开闽中科第先河,詹三子欧阳秬亦于开成三年(838年)进士及第,父子接连金榜题名于文化尚不发达的唐代泉州,的确是稀有之事、荣耀之至,所以村名雅称曰“金湖”,而外乡人则唤“欧湖”。又因为村前内海平静如湖,村后有山如狮状,村名又有“狮湖”“湖山”之称。又因为村落所在地为一长条形的半岛弯弯曲曲伸入湖中,所以又称“湖曲”。宋元以来,潘湖由于泥沙的冲积,逐渐形成沙洲,呈现平平整整的湖面,因此又有“平湖”之名。明代以后村名才改称“潘湖”。以上十个村名,除了浮屠宅外,其他村名都可以在谱牒、墓志铭、墓碑、宗祠等实物中得到印证。

关于潘湖地名由来,在《西山杂志》一书中记载:“唐开元十年,林銮海引蛮舟,沿海从之往日众。蛮舟番商旅览,此时溪边、新店已设立馆驿在湖潘。湖潘者,园苑也,一曰潘湖,园有石狮,象极壮观也。宋元时,有司馆驿,石狮以此而称之焉。”这则资料说明在唐代初期,在今天的潘湖一带,设有方便商旅住宿的驿馆,而且此时的潘湖,还是一处园苑,也就是类似今天的公园了,园中的石狮就是潘湖村后山——狮山。这则资料说潘湖地名的由来,是因为在湖之畔的缘故。

潘湖此地宋为晋江县晋江乡登瀛里辖,元明清属三十五都溪南社,民国29年(1940年)属一区三联镇春湖保,民国31年(1942年)属直辖三联乡春湖保,民国33年至38年(1944—1949年)属梅溪乡春湖保,1949年9月至1950年6月属四区梅溪乡春湖保,1950年6月至12月属四区清濛乡,1951年1月至1952年7月属四区春湖乡,1952年7月至1955年9月属五区,1955年9月至1956年6月属紫湖区,1956年6月至1958年2月属池店区紫湖乡,1958年3月至8月属石霞乡,1959年属苏厝公社潘湖大队,1965年起为池店公社潘湖大队,1984年为池店乡潘湖村委会,1992年起为池店镇潘湖村委会。

潘湖村古今的地理环境已经变化很大,1000年前潘湖是在海边,千年后,却是沧海成桑田,没有一丝海的影子了,离海已有十几公里之遥。当年的湖——潘湖,已不见踪影,只有一片广阔的洋田——八洋,村前一条九十九溪穿流而过,奔向晋江出海口,汇入东海。当年的潘湖前有大湖直通海,背靠狮山,山后有磅礴的晋江水汹涌奔流而过,西北方有晋江最高峰——紫帽山,自然景观优美、壮丽。如今的潘湖,除了村后的狮山及其山下的狮山埔,村落三面被洋田包围。农作物种植以水稻为主。

氏族在潘湖的繁衍生殖,有欧阳氏、黄氏、郭氏、史氏等,但有历史可考者,却只有欧阳氏和黄氏。在潘湖一千四百余年的族姓生存发展史中,前700年以欧阳氏为主,后700年以黄氏为主,这两个有着姻亲关系的族姓,共同创造了潘湖的历史。

据欧阳氏族谱记载:隋末唐初时,江西鄱阳县文士欧阳韶(一说名伯善、伯盛)最早来居潘湖。欧阳氏自唐宋元明六百余年间居住在潘湖,明洪武二年(1369年),因乌蜂之害,再由潘湖分居各地。今潘湖已没有欧阳族人。

潘湖金墩黄氏则是700年前的元代天顺年间,有莆田黄石水南金墩(今黄石镇沙坂村金墩自然村)文士黄权,少名亨,字本经,行千三,年轻饱学,有志向,因慕名欧阳詹故里“鄱湖”的盛名,遂携子黄洲寄寓于此(一说是作为欧阳氏的家庭教师而居潘湖)。第二年,经友人做媒,娶欧阳氏为妻。因欧家世代出仕者多,其家乏人,又外迁他方,自此黄氏子孙就在此繁衍生息。

山清水秀,钟灵胜地,才能孕育名垂青史的人物。潘湖一地能名著古今,最大原因在于此地曾经在唐代诞生和孕育了闽南首位进士欧阳詹。在唐初,武荣州经济、文化重心逐渐东移,州治由丰州东迁并在现在泉州市区建城。晋江自唐开元六年(718年)立县之后,一直是历史文化名城泉州的首邑。潘湖正处在此中心地带,而能诞生欧阳詹这个在当时有一定影响的人物,说明这个地方有着极佳的自然环境,社会经济、文化发展达到很高的水平。

朱熹誉欧阳詹:“事业经邦,闽海贤才开气运;文章华国,温陵甲第破天荒。

在福建文化史上,欧阳詹是一位开风气之先的人物,是唐代中期古文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实践者,著名的诗人、文学家和教育家,是泉州首位进士和福建首位一甲进士,曾任国子监四门学助教,对后来福建和闽南文教事业的发展影响很大。欧阳詹被推为福建封建社会三位标志性文化名人(欧阳詹、朱熹、林则徐)之一,是福建文教始兴的标志,也是福建文人中“第一个走向全国的文学家”,其博学高才,著述丰富,长子欧阳槚辑录为《欧阳行周文集》十卷,收其赋、诗、记、传、铭、颂、箴、论、述、序、书等各体作品141篇。文以载道,这些作品,表现他的高尚气节、进步思想和杰出的文学成就。其作品的特点是:精于周详说理,善于叙事抒情,叙事抒情作品多于说理论作。韩愈与欧阳詹是同榜进士及好友,对其品德才华推崇有加。欧阳詹虽然以文学见长,其文学作品,宋代蔡襄称“为世所重”,但同时他也是一位很有思想的人。明代晋江人崇祀孔庙的理学家蔡清称赞他:“夫以一第倡一方,此其人物似亦未伙者!”欧阳詹“以一第倡一方”,名垂青史,实乃缘其胆识、操守与文章。

欧阳詹的第三子欧阳秬,字降之,唐开成三年(838年)中进士。在担任漳州司马时为开漳圣王陈元光子陈珦撰写墓志铭。司勋郎中陆洿弃官归隐吴中,其后在皇帝宣召下又复出,欧阳秬寄信给他,说要将职务让给他,于是就隐居不出。因为此事,欧阳秬让贤的名声更是广为人知。故乡晋江有一个叫萧本的人,因为冒充说是贞献皇后的亲弟弟,受到了皇帝优遇宠幸,非常荣耀,欧阳秬却为他感到羞耻。适逢藩镇泽潞刘从谏向皇帝上奏提起此事,欧阳秬也在幕府中做事,当面指证,最后萧本终于得到惩罚。刘从谏的侄子刘稹背叛朝廷,欧阳秬当时正休假回家,刘稹上书非议时政,有人说是欧阳秬执笔,皇帝遂下诏将他流放崖州,又赐死。临刑时面不改色,写下遗书答谢亲人朋友,并自书墓志铭。

《闽书》记载:唐宋时潘湖“环湖四十余家,弦诵相闻,宾兴不乏,第几三十人”。可看出在唐宋年代,潘湖欧阳氏涌现出众多的人物。在家谱中载录的有:唐代温州长史欧阳征、博罗县丞欧阳衍、安固县丞欧阳謩、潮州司仓欧阳巩、屯田郎司欧阳埴、乡贡进士欧阳偃、乡贡举欧阳铉、乡贡士欧阳汴,南唐名将欧阳复,宋代进士有欧阳璟、欧阳玑、欧阳震、欧阳识、欧阳宣、欧阳琰、欧阳寅、欧阳弼、欧阳度、欧阳陶、欧阳清卿、欧阳崇、欧阳昉、欧阳烟等,元代知县欧阳至等。明清两代,潘湖主要繁衍姓氏以黄氏为主,依然人物辈出。如五世黄惟衷任广东崖州府感恩县教谕;六世黄鹏江为浙江宁波府同知,黄阳和为云南新兴州吏目,黄继宗为千总;十三世福州府、漳州府教授黄寅亮,千总黄孙谋;十五世乾隆举人黄绳武、贡元黄馨斋;十七世资政大夫黄昭禄;十九世奉直大夫黄涵轩,光绪举人黄朝珪。清代以来,潘湖黄氏九世黄录的后代更是人才辈出,七代人中即有举人一人、贡元一人、庠生九人、国学生八人、廪膳生两人、处士七人、封赠文林郎四人、儒林郎一人、征仕郎一人等,展现人文鼎盛的族风,为清代潘湖著名家族。

潘湖金墩黄氏在清代有许多族人迁徙台湾,主要分布在台北、彰化鹿港、基隆、淡水、台南等处。杰出人物有黄朝阳,名世桂,号三桂,俗呼“三桂官”。经营伐木业而成巨富,后来又助朝廷平林爽文叛乱,特旨赐黄马褂,赏五品顶戴。十七世黄昭禄(1820—1866年),讳禄,号万钟,乳名黄阿禄,家族经营有万顺料馆,砍伐樟树制成樟脑,贸易海外,富甲一方。由奉政大夫累封正二品资政大夫。其妻黄阿禄嫂,清代台北地区著名女商人,是台湾历史上20位杰出的女性之一,今台北地区黄氏家庙种德堂,是她将宅第捐出作为祠堂的。十九世黄进清,字镜青,号涵轩,诰授奉直大夫。承父业,设肆艋舺大厝口,以硫黄、锭菁销售北洋诸埠,岁获数十万,遂成巨富。黄朝桂(1851—1916年),字丹五,号应麟,进清子。日本殖民台湾时期为艋舺区长。民间疾苦,都能陈之当事。后改任艋舺街长。以上五人的事迹,都见载于《台北市志》。

千年的积淀,使潘湖文化底蕴丰厚,释、道、儒都在潘湖留下印迹。在现存众多的宗教场所中,其中佛教一所、道教一所、民间信仰神祇六处、三一教一所。此外,还有祠堂四座。

其中规模最大的是佛教寺庙资福院,也是池店镇寺庙中规模仅次于庆莲寺的佛教场所。该院始建于唐广德二年(764年),是闽南佛教史上创建较早的寺院之一。史料称,此地原为唐国子监四门助教欧阳詹的宅第,后来废为资福院。资福院原址在潘湖村的东南部,清代废弃,其地后来建起了民房。据称原寺院规模颇大,从大殿至放生池有一百余米长,耆老说资福院旧时又称“福汝寺”。在旧址的东侧尚遗留一座古塔嘉惠塔,俗呼“潘湖塔”“欧塔”,为石构三层实心方塔,通高两丈有余,型制为平面方形实心宝箧印经式。从浮雕佛首下层南面所刻“大宋淳熙七年岁□□□八月辛巳朔二十八日戊申众缘重建”,可知此塔重建的时间距今也有八百三十余年了,那么其创建的年代则会更早。古老的嘉惠塔在2013年被晋江市人民政府批准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00年11月,资福院在海内外信众的支持下,另择潘湖西北角一地动工兴建。现建筑包括前殿、拜亭及东西护屋;后殿则为一幢三层的仿古建筑,每层面积五百余平方米,第一层供奉华严三圣,第二层为西方三圣,第三层为藏经阁。后殿西侧为一幢四层,每层面积达五百余平方米的斋堂和僧舍。新建的寺院占地十五亩余,建筑面积五千余平方米。院背狮山,远瞰平原沃野,前临欧塘埔(现改为放生池),其水通九十九溪,景致优美,视野开阔。

坐骑在此下跪,海瑞题名“歇马庙”

在潘湖村东南角有一座庙宇歇马庙,庙中供奉潘湖村的挡境神田都元帅。据传庙宇由潘湖金墩黄氏二世祖黄湖山倡建于明建文二年(1400年),庙宇建筑结构为三开间,单檐硬山式二进中拜亭,面积两百五十余平方米,前一大埕,南朝九十九溪水。庙中奉敬主神田都元帅,俗呼“金湖大元帅”,配祀有“四舍爷”(立身红面右脚踢前)与“金舍爷”(犬面人身)及境主公、夫人妈、福德正神等。歇马庙庙名的来由,据传明代清官海瑞在嘉靖二十八年(1550年)中举后任延平府学教谕时,曾赴泉州府办事(一说是到潘湖附近的赖厝村探访座师),骑马路过潘湖田都元帅庙前时,所乘骏马突然下跪,海瑞心里顿感奇疑,下马察视,原来是田都元帅庙,便向乡黎借来文房四宝,挥毫书匾“歇马庙”。泉州地方史专家陈允敦教授将匾拍摄收编于《泉州名匾录》中。清代,潘湖金墩黄氏族人在迁徙开垦台湾过程中,将四舍爷分灵台湾,在台北艋舺建有一座三清宫,又称“四使爷庙”,主神称“金湖四使爷”,以作奉祀,祈求在新的故乡,也能得到祖地神灵的庇佑。宫建于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每年二月初一日是四使爷诞辰。宫中附祀有萧府王爷、邢府王爷、温府王爷、田都元帅、三奶夫人、阴阳司等。三清宫是艋舺最古老的庙宇之一。

潘湖村为一姓村,但祠堂竟然有四座,其中全村共有的宗祠叫“鄱湖宗祠”,位于潘湖村正南,祠宇有四落,前殿三落祀黄氏本家列祖,后殿一落奉祀外祖欧阳氏。乃黄氏裔孙不忍外祖失祀,而将宗祠分两殿分别祭祀两姓祖先,并以地名作祠名。是罕见的“一祠联两姓”的祠堂。

一座宗祠供奉两姓:前祀黄氏,后祀欧阳氏

鄱湖宗祠建于何时,没有明确的原始材料可考。但据明嘉靖六年(1527年)黄氏六世祖黄时中首修潘湖黄氏宗谱时所撰写家规即有关祠堂的管理,说明在明嘉靖六年(1527年)之前黄氏已建有祠堂。祠堂前殿上厅原建筑结构为明式,清同治乙丑年(1865年)重修祠堂,光绪元年(1875年)起盖中下二落,祠前两侧盖虎头墙,光绪三年(1877年)作庆成入主。后殿原建筑面积较小,20世纪50年代尚存有欧阳氏神主牌,1957年由潘湖、庵上旅居菲律宾的黄氏宗亲出资重建,为中苏(联)式建筑。宗祠规制为大三开间四落,1997年在陈埭庵上旅新加坡侨领黄朝圆、黄廷善首捐巨资下,依旧制翻建前殿并落成。宗祠占地面积2008平方米,建筑面积762平方米,为池店镇规模最大的祠堂。

除了大宗祠堂,潘湖尚有三座小宗祠。鄱湖欧湖黄公宗祠,祠在潘湖典当角,祀潘湖金墩黄氏九世祖征仕郎(从七品)黄录(1522—1604年),字国衍,号欧湖。祠为三开间二进中天井,前有大砖埕,坐东向西,建于明末,建筑规则为明式,占地两百余平方米,为潘湖最大的小宗祠。肖从黄公宗祠,在潘湖桥头,祀潘湖金墩黄氏九世祖黄廷宰,号肖徙。祠为三开间二进,中天井,前有大砖埕,坐北向南,建于清代,占地约一百八十平方米。开阳黄公宗祠,祠在潘湖田洋,祀潘湖金墩黄氏十四世祖黄志商(1684—1771年),讳例官,字世质,号开阳。祠宇建制“回”字形,二进,前有埕,坐东向西,建于清代,面积一百八十平方米左右。

潘湖有一座晋江唯一的奉祀释道儒三教合一的三一教教主林龙江的祠庙。林龙江是莆田人,潘湖村有其祠庙,应该与潘湖黄氏先祖由莆田黄石迁来有关。三一教教主的神像装束为明代士大夫的形象,但庙中神像却塑为佛教神像的打扮,有可能是重塑时搞混了。

潘湖村有着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这可能与村落的庞大和历史悠久有关。晋江城乡过春节时仍然保留着祭拜天公的习俗。有的是初一敬天公,有的是初九。潘湖是在正月初一举办祭拜仪式的。比较特别的是供品敬完天公后再次祭拜挡境神田都元帅,最后到自家的祖厝祭拜祖先。在正月期间,有些房头有扫墓的习俗。如长房明代的五世祖黄真生的墓,就是在正月初六日祭扫的。一种原因可能是其子孙经商、仕宦,正月期间才能回家相聚,因此才选择春节期间扫墓,而不是清明节。不在清明节祭扫的祖先的坟墓尚有二世黄湖山、三世黄福的墓葬。

潘湖自古即有习武的风气,百年前有个名叫质师的拳师来潘湖教习武术,潘湖刣狮队就是在那时创建的,最早的比较有名的拳手有黄进捣、进兵、破笱、籴米、廷评等十二人。其中黄进兵(讳兵良,乳名走兵)因为身高达180余厘米,孔武有力,在刣狮队出阵中主要负责举狮头,其堂兄黄进捣负责狮尾。潘湖还有一对南曲吹奏乐队。每年的农历七月起,晋江每一个村庄都有做普度的习俗,潘湖是在七月廿二日。

在晋江,因为独特的信仰原因,每一个村庄都有自古延续下来的号称能保佑一地民众福祉平安的挡境神,也就是神界的“村长”。各村祭祀的神祇不一。潘湖的挡境神是田都元帅。伴随挡境神的信仰,在历史传承中,潘湖留下一些独有的且比较有特色的传统活动,下面简介如下:

正月初四日晚田都元帅跳火群活动。晋江有在除夕或在正月初九夜跳火群的习俗。但在新中国成立之前,潘湖的跳火群却是在正月初四日晚,而且是与挡境神田都元帅一起参与这项活动。是日晚上,元帅公神轿在一声“起轿”声中从歇马庙出发,而村中凡是有厝脊的古大厝都要在外面的大埕准备春稻草,而且要堆高。元帅公神轿到达前,春稻草被点燃,年轻力壮的信众肩抬神轿,有的则手持兵牌和竹篾做的火把,一起从火焰中飞跃而过,随后,信众也纷纷跨越正燃烧着的“春火”,祈望在新的一年红红火火、蒸蒸日上,祈求福祉安康。激昂热烈的场面,据说是延续了畲族雷氏跳火群的习俗,从中也展现了古代汉畲和谐、文俗共融的民俗风采。新中国成立后,这个活动就消失了,跳火群改在了除夕夜,元帅公也不再参与了。

圣诞千秋巡安佑境活动。在每年隆重热闹的春节即将结束之时,潘湖再次迎来另一个村落中最重要的祭祀节日——田都元帅圣诞。田都元帅的生日是正月十六日,但相关祭祀活动是从正月十五日开始,延续数天时间。正月十五日下午十三时开始巡安佑境活动。其中一项活动是巡境添香,是日家家户户门口摆设香仔桌,上供五果鲜花敬迎。巡境队伍中有几个男信众手持点燃的香束,代表歇马庙田都元帅分头将香插到各家各户的香炉中,每家一支,意即“添香”。神像也沿途接纳百姓香火,膜拜,飨用果合,巡境目的是为了祈求境内信众人丁平安,五谷丰登,六畜兴旺,驱除瘟疫,保佑太平。巡境也有一说是“放兵”,意思是田都元帅派出神兵神将,驻守护境区域,驱逐邪恶,保佑信众平安、有福。神轿巡境的另一个最重要的仪式是到潘湖辖境的各个角落钉界桩(界牌),俗称“钉牛乞”。巡境活动大约持续两个小时,路线全长四公里,如果包括钉界桩,则达十公里。

正月十六日卜龟头活动。歇马庙卜龟头是20世纪90年代后才增加的一项活动。所谓的“龟头”其实是纸糊的一个小型的“歇马庙”,“庙”内供奉一尊纸糊的田都元帅。后来才制作成木构的神龛,并用樟木雕一尊小尺寸的田都元帅供奉在神龛中。卜龟头活动时间是正月十六日起至圣诞期间演戏结束,也就是每年圣诞活动结束后。龟头然后由还钱数目最多和卜杯杯数最多的信众请到家里供奉(闽南语称“服侍”)。最早所用纸制的龟头直接放在卜到龟头的信众家里,后来的木构的神龛及佛像则是每年的正月十六日之前要重新请回到歇马庙,等待下一个卜到龟头的信众供奉,所以,龟头在信众家里供奉的时间为期一年。近年卜龟头的方式作了改变:还钱数目不封顶,而卜杯以三杯为准。卜到龟头的信众在下一年的正月十六日之前要将上一年的圣诞期间答应还钱的数目交给歇马庙的管理人员(历来都是潘湖老人会在管理)统一存到开户的银行,因为这些钱是元帅公的钱,一般人都不敢乱用,只有歇马庙的日常管理开支、神诞日请戏演出及村里的公益事业才能动用。卜到龟头信众,在一年中都会得到元帅公或多或少的保佑,因此每年的卜龟头活动还是相当热闹的,竞争有时还相当激烈。这几年的卜龟头,还出的钱数目基本需在两三万元以上。这个活动每年都为歇马庙增加了一笔较大的收入。

因为自然环境原因,潘湖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基本上是以种植业为主。村落外围三面为冲积平原,1996年前,村北山地有一千五百余亩。在狮山以南丘陵地多种植龙眼、花生、番薯等。村南水田俗呼“八洋”“潘湖洋”,面积曾经达到三千五百余亩,多种植水稻、蔬菜、番薯,是晋江比较大的水稻种植区。洋田之中河塘纵横分布,河溪池塘之中,主要种养莲藕、淡水鱼。少部分村民圈养鸭群、奶牛等。

新中国成立之前全村人口大约在九百余人。与晋江的侨村相比,华侨比较少,一种原因可能是有大面积的水田和山地,基本上还能维持生活,因此出外人员较少。现在的潘湖已是一个有四千三百余人的大村,村落面积比新中国成立之初扩大了数倍。

改革开放以来教育有了长足的进步。潘湖的教育起步较迟,如今潘湖村有小学、幼儿园、老人学校、文化中心各一所。小学的前身是创建于1947年的私塾,设在村公所的一个仓库内,只有20名学生,开设了国语、算术两门课程。由当时的一名私塾先生授课,授课并没有工资,就在各家轮流吃饭。后由于仓库破旧,于是迁到祠堂内。当时有两个教学班,三名教师,开设了国语、算术、体育、美术四门学科。后又因为祠堂太简陋,无法适应当时教学的需要,于是决定在祠堂的后埔盖一座新的教学楼,也就是现在学校所在的位置。其时筹建工作由村贫协会主席黄水抽主持,但由于当时的经济条件差,无法筹到足够的资金,于是发动群众采取集资投工捐料等多种形式,四处筹备建筑所需材料,终于在1966年建成了新的教学楼。当时的新校舍是由石条、石板、屋顶木架等材料建成,共有九间教室,校舍面积约为七百五十平方米左右,这是潘湖村第一次集资办学。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期,由台湾旅日的华侨黄玉火回乡探亲,捐资再建教学楼。后来黄玉火又捐资在操场的西侧建起了四间砖混结构的教室。2013年在村两委的努力下,筹措资金一百余万,将小学前方广场划为小学运动场,并建成围墙,扩大学校面积。学校在市镇和村两委的关心和支持下,基础设施有了极大的改善,现在教学楼都是三层以上崭新的钢筋水泥大楼。学校历年来为社会培养了数百名的大学生。近年,村民对教育的重视也带动了起来,2013年8月,村民黄金生响应政府“倡喜事简办,创文明新风”,将准备给儿子做周岁办宴席的六万元捐出,其中五万元给潘湖小学校董会,一万元给资福院公益事业基金会。这是潘湖村倡导移风易俗、喜事简办以来的第一笔善款,黄金生先生的爱心之举得到了潘湖村两委、老人协会及广大村民的赞赏。

历年基础设施的建设改善了生产生活环境。新中国成立前,潘湖人到九十九溪南岸的潘湖洋(俗呼“八洋”)耕种,都是依靠渡船,直到1963年,作为当年晋江的重点项目,由县政府拨款和华侨捐资才建成一座长达六十余米的潘湖桥。这座石桥的建成解决了村民的过河之苦,为农业生产提供了交通基础。1969年建成的潘湖电灌站,自东库东宫起至潘湖村后的大石山,全长五公里余,将九十九溪水抽灌至狮山埔山地,解决农业生产缺水问题。20世纪90年代,迁居台湾的黄鸿涛先生回乡捐资修造潘湖东环路和桥。迁居香港的潘湖人及新加坡、菲律宾等地的华侨对家乡的公益事业也积极参与,捐资修路、资助学校等。

如今的潘湖从低矮的平房到越来越多的别墅式农家庭院,历年共投入数百万元硬化路面、改造道路、植树绿化等,使村庄面貌焕然一新,全村实现了从泥巴路到所有路面的水泥化。全村环境卫生的清洁工作全部由老人会承担,各角落分设厕所、定点垃圾存放点,专人清理垃圾,从脏乱差到干净清洁的环境是潘湖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变化。各家各户虽有自用的水井,但村委会仍然为全体村民配备了自来水。村民生产生活条件得到了极大改善。

文化体育卫生建设改变了村民精神面貌。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精神文化的需求也越来越高。为满足村民对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村里民间先后组织有两队舞狮队和腰鼓队、铜钟队等,曾多次参与镇村组织的活动,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得到群众的好评。有村级卫生所两所,医疗点四处,医务人员七人。体育场所有灯光球场两处。2012年,在政府财政和资福院的支持下,投入一百五十余万元,改造后塘浦,将其建成一个小型的公园,融合资福院清静的环境,让村民有一个休闲场所。

个体经济、私营经济有一定的发展。潘湖村虽以农耕为主,但在改革开放之初,即已有村民集体筹资创办造纸厂,投入资金在当时是比较大的,但在建成后,未投产即倒闭,对潘湖后来的发展影响巨大。改革开放以来,私营经济主要是汽配、制鞋的生产为主。主要企业有金兴鞋业有限公司、雄峰鞋业有限公司、华荣鞋塑有限公司、舒耐鞋服有限公司、廷飞龙鞋厂、潘湖轿车配件厂、潘湖汽车配件厂、潘湖机械配件厂、晋江市和业机械配件有限公司、晋江市中亚汽车配件有限公司、晋江信特兴汽车配件有限公司、顺源蜡烛材料厂、晋江市鑫煌汽车配件制造有限公司、晋江市恒驰汽车配件有限公司、晋江市池店五金汽配厂等。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晋江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JINJIA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中国网讯   闽ICP备12010074号-1




微信公众号